冰毒,摧毁了他的大学梦

admin 10 0

花季里的失控人生 他们在戒毒所里找回青春

花季里的失控人生 他们在戒毒所里找回青春

冰毒,摧毁了他的大学梦-第1张图片-眉县资讯网

□ 记者 吴军礼 实习记者 叶睿

对于西安某985高校研究生李小会来说,毒品、艾滋病离他似乎很远。远到作为医学生的他,在染上毒瘾和艾滋病病毒以前,都没有对这两者有过深入了解。当一切降临时,他还感到恍如梦幻。

在眉县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李小会,只有27岁。面容清癯、通体纤瘦,在记者保证不会泄露个人信息后,他才缓慢轻语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。

李小会作为家里的第二个孩子,以哥哥为榜样,接受着家里的严格教育。生活圈子大多集中在教室宿舍食堂的“三点一线”。涉世未深、性格安静的李小会,朋友不多,西安某211高校的孙友,是他关系最好的同学和朋友。

2017年10月,孙友带他去KTV唱歌。唱到兴致高涨时,孙友拿出水烟一样的东西开始吸食。李小会以为这是自己曾在微信朋友圈里看过的“笑气”,在孙友怂恿下,本着危害不大的心理,他便尝了一口。之后几天,他一直处于不吃不喝不睡、飘飘欲仙的亢奋状态。这期间,他用两天时间就帮导师分析完了原本需要三天才能完成的数据。

没过多久,他又在半懵懂状态下尝试了几次。

某天晚上,公安机关突袭宾馆,他被拘留了15天。他这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吸食的是冰毒。“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自己会染上毒瘾。”在眉县戒毒所内,李小会眼中噙着泪花说。

拘留所出来后,没过几个月,刺激感战胜了心理上的恐惧,他又开始复吸了。

企业是最好的代言人 眉县倾力打造营商环境纪实

企业是最好的代言人 眉县倾力打造营商环境纪实

去年夏天,他看到同学孙友偷偷去医院检查。接下来,他开始持续低烧。随后他又因痔疮住院,但没有查出其他异样。因此,他以为低烧只是中暑。

此后,他母亲因为癌症到医院复查,他再次给自己做了检查。却查出了hiv阳性,这意味着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。为何会感染?他回想,以前只交过一个女朋友,后来感情生活一直空白。只有一种可能——吸食冰毒后和孙友发生同性性行为被感染。

那是昏暗的一天。当李小会听到医院有医护人员给他打招呼时,他顿时吓了一跳,生怕对方知道他感染艾滋病。

随后服用抗艾滋病毒药物时严重过敏,全身起小疙瘩、高烧40度、CD4(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种重要免疫细胞)下降到了159个。当时几近病危,但家里人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去年12月,他再次因为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,并被送往蓝田。“路是自己选的,你得自己承担。”前来看望的哥哥对他说。小时候,因为在家里偷东西,被父亲罚跪。从那时起,李小会就知道一个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但此时,内心的恐惧、无助还是接近了极限,让他当场痛哭流涕。后来,他被送到了眉县戒毒所。

父母本来可以去成都帮哥哥带孩子。但因为他在戒毒中,他们索性从老家搬来西安卖菜求生,等他出来。

最近一次,父母来看李小会时,特意带着他一手养大的小狗。他看到父亲像对待小孩一样抱着小狗,不禁心如刀割。他知道父亲一直挂念着哥哥的孩子,为了等他出来,却一直去不了成都,才会像溺爱小孩一样对待小狗。“我们和狗狗都在等你出来。”父亲说道。

“我现在不恨让我染上毒瘾、艾滋病的同学,没有时间去恨谁了。”李小会痛定思痛,“我要为父母而活,尽快出去带他们去成都,让他们离哥哥的孩子近点,我以后是不可能结婚生子了。”

在戒毒所里,李小会在戒毒民警帮助下,和抑郁、恐惧等负面情绪、消极思想做抗争,逐渐恢复了同疾病、毒品作斗争的信心。

“现在,我经常在想优质医疗资源下沉问题。”读研究生时,李小会认为母亲的癌症是农村医疗资源环境差、长期得不到有效检查和护理所致。因此,他当时就把未来奋斗的领域定在农村医疗领域,现在只想出去尽快完成学业,和父母一起去成都,继续自己的研究。(文中人物为化名)

这里的猕猴桃为啥长势好?

这里的猕猴桃为啥长势好?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